政治犯控訴被打腳板、性器官塗冬青膏 懲教:申訴機制行之有效 陳枳森:投訴「打得更慘」
政治犯控訴被打腳板、性器官塗冬青膏 懲教:申訴機制行之有效 陳枳森:投訴「打得更慘」

《集誌社》日前報道,多名少年犯喺懲教處所內被體罰、虐待嘅經歷,包括被「抓板」(打腳板)、性器官被塗冬青膏、被肆意加監等。懲教署回應稱在囚人士若對待遇有所不滿,可透過不同途徑申訴。賢學思政前秘書長陳枳森表示,懲教職員根本唔怕被投訴,因為根本冇人理,「可能打得你更慘」。

    

《集誌社》特約記者陳零訪問咗曾經喺懲教所服刑嘅少年犯,包括陳枳森同埋三名不願具名嘅少年犯。

    

陳枳森被指違反國安法「串謀煽動他人實施顛覆國家政權」罪,判監咗 34 個月,當時未滿 21 歲嘅佢,先喺壁屋懲教所服刑咗八個月。佢表示,曾因髮型問題,被召到冇閉路電視監控嘅地方罰企。然後值日主任要求佢喺鐵尺、木尺、膠尺中揀一把,做為「抓板」嘅「刑具」。其後被命令蹲咗 45 分鐘,被用粗言穢語辱罵,最終被鎖喺「水飯房」(獨立隔離囚室)五天。

    

因社運案件被定罪嘅輝仔(化名)刑滿獲釋已經超過一年。佢話,被體罰就好似日常生活咁,「細至張氈摺得冇起角,隨時就會抓一、兩板。」佢被職員用木棍或木刀,掌佢哋嘅腳板底,「抓板係一個常規,好普遍嘅,無論犯咗細錯、中錯,定係大錯,都會抓板。」即使被打到腳板發紫,亦只會寸步難行,但唔見明顯傷痕;除咗「抓板」外,輝仔都聽聞其他「懲罰」方法,例如食「忌廉檳」(將提子包切開兩半,中間夾牙膏)、「雞翼」(手踭挫背)等等。

    

輝仔自言比較「曳」,前後被「抓板」超過 100 次;更曾被職員罰喺龜頭(陰莖頭)塗冬青膏:「要由頭搽到落『袋底』,非常刺痛,同時間,旁邊嘅所員同職員睇緊我困窘嘅樣,覺得好有趣,紛紛大笑起來。」佢又試過畀職員召見,命佢喺一道門前,然後大力推撞。輝仔又指服刑最辛苦嘅地方,係刑期任人掌握,「懲教處職員地位等同法官,隨佢哋嘅心情喜好,隨時可以加監,動輒一、兩個月。」

    

輝仔又指有同一期數所員被同倉所員性侵:「嗰係一個三人嘅小團體,地位比較高,其中一個同被欺凌嘅同倉,嗰個比較瘦弱。有一晚,佢哋逼嗰位瘦弱嘅『食屎』,再逼佢口交。」佢指同層共八個倉,被欺凌所員嘅慘叫聲,全層都聽到,「職員卻當聽唔到,唔問唔擺。」又指「嗰三個施暴者都頗受職員寵愛,唔排除受害嘅所員覺得投訴都冇用,就唔去投訴了。」

    

輝仔為求自保,表示自己後期變得好樂意接受體罰,甚至主動接受體罰,希望搏得職員嘅好印象。譬如當被指衣服燙得唔夠直,就馬上話「Sorry Sir,快啲體罰我」,佢體罰嘅時候就會覺得我好服從。

    

刑期較短、喺沙咀懲教所服刑嘅阿壹(化名),話體罰就係普遍嘅事,例如抓板、雞翼等,有時職員甚至會踩住所員嘅背。曾經係璧屋懲教所服刑超過一年嘅攣毛(化名)指自己曾被認為惹事,而被職員拖住衫去撞牆。

    

《集誌社》向懲教署查詢過去五年,問佢哋收到幾多宗關於職員或囚犯對少年犯襲擊或性侵嘅投訴?又有幾多宗報案?涉及多少職員或犯人被捕或被控?點解唔回應受訪者指控?署方話佢哋會依法處理所有干犯違法違紀行為嘅人,絕對唔會容忍。

    

陳枳森話,懲教職員唔驚被投訴,因為冇人會理佢哋。即使開咗檔案,保安組都會同你講,勸你唔好投訴;甚至可能用脅迫手段,可能打得你更慘。即使可以去申訴專員公署投訴,都要畀名同「冧巴」(在囚編號),保安組會即刻同你講話,而佢哋亦有權力將所有事情解釋為保安理由。呢啲令佢同其他所員都選擇保持沉默。《I》

發佈時間: 2024年02月07日 15:52
關於我們 | 加入我們 | 隱私權聲明 | 免責聲明 | 錯誤回報/意見提供
電郵: hongkongmatters.info@gmail.com

Copyright © 2022 香港元宇宙. All rights reserved.